欢迎光临 中医人才教育培训网!
今天是: 中文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统中医 > 疗法应用
疗法应用

菟丝子:男女两科之圣药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时间:2022-04-01 05:06:22 浏览:1222 次

菟丝子为旋花科一年生寄生草本植物菟丝子或大菟丝子的成熟种子,味甘、性温,归肝、肾、脾经,有补阳益阴、固精缩尿、明目止泻等功效。自《神农本草经》始,菟丝子用于临床数千年,自古即为补肾助阳、益精养阴、固护冲任之要药。与其他补肾阳、滋肾阴药不同,本品既补阳又补阴,且补而不峻、润而不燥,既可独立建功,又能配伍其他药物共同取效。在临床上主要用于以下几种情况。

肾气不足

肾为先天之本,元阴元阳之所居,主生殖、藏精,主骨生髓,司二便。若肾阳不足,肾气不固,上述功能都会出现障碍,导致阳痿、早泄、遗精、滑精、不孕、不育等病症。菟丝子温肾助阳益气,皆可发挥功效。另据现代药理研究发现,本品具有抗疲劳、耐缺氧、改善记忆以及雌激素样作用,可能与其补益肾气作用有关。

其一,阳痿。本品单用即能壮阳起痿,但多与其他药物配伍应用而增效。从历代治疗阳痿的方药看,本品可以说是治疗阳痿之要药,很多治疗阳痿的方剂均以菟丝子作为方名。如《扁鹊心书》菟丝子丸,以菟丝子500g,附子120g为丸,治疗肾虚阳痿、精神疲乏、腰膝无力等;《太平圣惠方》之大菟丝子丸,以菟丝子与鹿茸、附子、补骨脂等同用,治疗中老年人阴阳俱虚、肾气衰微,症见心怯气短、夜梦惊恐、阳痿不举等;《圣济总录》菟丝子丸,用菟丝子900g,小茴香、青盐各90g,浸药酒煮,为丸服,治疗肾虚阳痿、腰酸无力。笔者临床常用菟丝子与枸杞子、山萸肉、蛇床子、韭菜子、当归、蜈蚣、炙麻黄、白芍配伍,煎服、做丸服、浸酒服均可,治疗阳痿效果颇佳。

其二,遗精早泄。肾主闭藏,若肾气不足,封藏失职,精关不固,可致滑精、早泄。本品补肾阳、固肾气,故《日华子本草》用之“治泄精”,《名医别录》曰其“主茎中寒,精自出”。《本草新编》说:“菟丝子可以重用,亦可以一味专用。遇心虚之人,日夜梦,精频泄者,用菟丝子三两,水十碗,煮汁三碗,分三服,早、午、晚各一服即止,且永不再犯。此乃心、肝、肾三经齐病,水火两虚所致。菟丝子正补心、肝、肾之圣药,况又不杂之别味,则力尤专,所以能直入三经以收全效也。”《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玄菟丹,用菟丝子、茯苓、莲子肉制丸,治疗心肾虚所致遗精白浊。《古今名方》载,以菟丝子与补骨脂、山萸肉、仙灵脾合用,名“壮肾固精汤”,治疗阳痿、遗精、早泄。此三病多合并发生,与肾气不足有关,故多同治。早泄、遗精偏重者,可以菟丝子与龙骨、牡蛎、锁阳、芡实、金樱子、茯苓、酸枣仁、麻黄根、人参相伍,效果满意。

其三,不育。肾主生殖,若肾阳虚、肾精不足,可导致不育。上述遗精、早泄、阳痿病重者,也可严重影响生育功能,故上述诸方均可用于治疗不育。此处所论,主要针对精子异常之不育。《古今名方》载“益精补肾汤”,将菟丝子与补骨脂、桑螵蛸、覆盆子、何首乌合用,治疗精子稀少及精子活动力低下。若与仙灵脾、巴戟天、肉苁蓉等同用,可以治疗性腺功能失常性不育。现代有报道,用仙灵脾、仙茅、菟丝子、石楠叶、枸杞子、丹参、黄精组成壮阳灵酒,每晚睡前饮30ml,连服30天为一疗程,治疗114例,有效率87%。笔者多用菟丝子与枸杞子、山萸肉、肉苁蓉、当归、鱼鳔、制首乌、车前子、沙苑子、阿胶、人参、鹿茸、仙灵脾、仙茅等泡酒或为丸治疗不育症,称为益精助阳丹,颇有效验。曾以此法治疗多例不育症患者,其配偶均成功生子。

其四,不孕。肾主生殖,统冲任二脉,而冲为血海,任主胞胎,肾阳虚可致胞宫虚寒,肾气亏则冲任不固,经期不调,均可导致不孕。菟丝子补肾气,温肾阳,滋肾精,所以历代均为治女子不孕之要药。如《傅青主女科》多首治不孕方中均用到了菟丝子,在调经方中,菟丝子更是频频出现。如温胞饮,以菟丝子与白术、巴戟、人参、杜仲、山药、肉桂、附子等配伍,治疗肾虚胞宫寒冷之不孕;化水种子汤,以菟丝子与巴戟、白术、茯苓、人参、芡实、车前子、肉桂同用,治疗肾气不足、膀胱气化不行所致不孕,见小便艰涩、腹胀脚肿之不能受孕者。当代有报道,以菟丝子与熟地、当归、仙灵脾、仙茅等配伍,制成乾坤定生丹,治疗原发性不孕80例、继发性不孕50例,有良效。笔者对于多囊卵巢综合征致月经前后不定期引起的不孕,用傅青主之定经汤(由菟丝子30g,当归30g,白芍30g,熟地15g,山药15g,茯苓9g,黑芥穗6g,柴胡1.5g组成)治疗多例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均成功怀孕生产。

其五,遗尿溲频。肾主水,主闭藏,若肾气不足,封藏失职,可导致老人尿频、尿后余沥及小儿遗尿。《本草正义》说“溺有余沥,则肾阳不布而大气不举也”,并认为菟丝子“唯此善滋阴而又敷布阳和,流通百脉,所以治之”。即谓本品通过补肾阳,益肾气,促膀胱气化而达到缩泉止遗尿之功效。《奇效良方》以本品与桑螵蛸、泽泻为丸,治膏淋。《太平圣惠方》以本品配伍肉苁蓉、内金、五味子、附子、牡蛎,名菟丝子散,治疗肾虚真阳不固所致小便多或不禁。现代报道,用本品配伍麻黄、五味子、益智仁为散,治疗遗尿63例,效佳。

其六,肾虚久泄。肾司二便,为胃之关。若肾阳虚不能温护脾阳,可致泄泻。《方脉正宗》以菟丝子120g,配伍黄芪、白术、人参、木香各30g,补骨脂、小茴香各20g,为丸服,治疗饮食减少、大便不适,意在温脾肾之阳而治大便软溏。《先醒斋医学广笔记》脾肾双补丸则以本品与五味子、山茱萸、补骨脂、巴戟天同用,温阳止泻,治脾肾阳虚所致腹泻便溏、腰酸肢冷等。

其七,腰膝酸软。菟丝子补肾阳,“坚筋骨”(《名医别录》),又能“去腰疼膝冷”,故为治疗腰痛、腰膝酸软之要药,《本经逢原》称其“合补骨脂、杜仲用之”效佳。《普济方》以菟丝子与酒浸后捣末服,治腰膝风冷。《经验后方》以本品与牛膝等量,浸酒后制丸,治男子腰膝冷痛或顽麻无力。《是斋百一选方》以本品与杜仲等分为末,山药糊丸下,盐汤下,治腰痛。若与鹿茸、黄芪、川断、附子等同用,本品强腰固肾之力更为明显,如《太平圣惠方》之黄芪丸治五劳七伤、风寒羸瘦、腰膝冷痛等。笔者对于肾气不固之腰酸膝软、精神不振,常以本品与川断、杜仲、山药治之,称为“腰痛四味”。阳虚甚者加附子、肉桂;肾阳不足者,加仙茅、仙灵脾、巴戟天;寒湿重而痛甚者,加川乌、草乌;气滞者,加香附、白芷;湿滞者,重用白术、茯苓,效果满意。

其八,耳鸣耳聋。肾开窍于耳,肾气不足之耳鸣耳聋,菟丝子亦为要药。肾阳不足者,常配伍山药、鹿茸、附子等,如《太平圣惠方》之薯蓣丸;肾精不足者,常配伍熟地黄、山萸肉、枸杞子、制首乌;肾气不足、虚阳上扰者,可于上方中配伍磁石、生龙牡。根据笔者五十年之临床经验,肾虚耳鸣,时间短者易治,时间长者取效甚难。

其九,筋骨痿弱。菟丝子补肾阳,益肾精,坚筋骨,故对于先后天不足所致的筋骨痿弱者有效。如《三因极—病证方论》加味四斤丸,以菟丝子与鹿茸、当归、熟地、牛膝等配伍,补肾阳,益精血,强筋骨,主治肝肾不足,筋骨痿弱,行走无力。

精血亏虚

菟丝子不唯温补肾阳,还能益精填髓,补益精血。现代药理研究发现,本品有延缓衰老以及雌激素样作用,还能促进造血机能,增强机体免疫,调节代谢与内分泌系统功能,以及软化血管、改善动脉硬化等,为其抗早衰、延年益寿、明目等提供了现代医学支持。

其一,早衰。《神农本草经》曰其“补不足,益气力,肥健人……久服明目轻身延年”,《药性论》称其“添精益髓”,《日华子本草》说其“润心肺”,《本草汇言》谓“菟丝子,补肾养肝,温脾助胃之药也”。如此看来,本品五脏俱补,阴阳同调,故有抗早衰及益寿延年之效能,因而成为历代医家延寿方中频繁应用的药物。如《世补斋医书》中首乌延寿丹,以之与何首乌、女贞子、生地等同用,主治肝肾精血亏虚,未老先衰,须发早白等。而《御药院方》之草灵丹,以本品与鹿茸、肉苁蓉、蛇床子等相伍,治疗中老年人阴阳两虚、气血不足所致牙齿松动、须发早白、皮肤不泽等。《奇效良方》延生护宝丹以本品与肉苁蓉、雄蚕蛾、韭菜子等药相伍,主治肾阳亏虚,未老先衰,腰膝酸痛,阳痿不举,须发早白等。本节前述治疗不育之“益精助阳丹”也有抗早衰及延年益寿作用,一些老年患者服后确有疗效。

其二,目暗。五脏之精血皆上注于目而能视,目之视物功能的发挥虽与五脏有联系,但以肝肾精血最为关键。本品既补肾气,又能补益精血,故对于肝肾不足所致的目视不明,两目昏花有治疗作用。《太平圣惠方》单用本品60g,浸酒后为末,制丸服,治肝伤目暗。《本草新编》以本品30~60g,与人参、熟地、白术、山萸肉等配伍,治疗夜梦不安、两目昏暗、双足乏力等。《审视瑶函》三仁五子丸,以之与薏苡仁、车前子、柏子仁、枸杞子等配伍,治疗体弱神昏、内障生花等。再如石斛夜光丸、驻景丸等方中均有本品,可见其明目之功已成共识。

其三,消渴。本品治消渴,现代临床用之较少,但古代医家却早有专论,如唐代《药性论》中即指出本品“主消渴热中”,即对中焦内热之消渴有效。《全生指迷方》以本品单用研末,炼蜜为丸,治消渴。《事林广记》记载,只以本品煎汁,任意饮之,以止为度,治消渴不止。由此可知本品确有治疗消渴的作用。《方药备要》解渴缩泉饮,以之与枸杞子、沙参、党参等同用,治心烦、口渴、多饮、多尿等症。当代医家赵心波以本品配伍黄芪、玄参、山药、天花粉、杜仲、茯苓、牡蛎、桑螵蛸等,治疗糖尿病后期表现为多饮、多食、多尿、身体疲乏无力者。依笔者临床经验,本品治疗消渴以气阴两虚或后期阴阳两虚者最为适宜。

其四,虚损。历代本草中很多都记载了菟丝子治“五劳七伤”,即虚损诸疾。临床上对于精力不济、疲乏无力、身体羸瘦、腰膝酸软、多眠少气等,可以菟丝子与其他扶正药物配伍以治之。如《仁斋直指方》还少丹、《瑞竹堂经验方》驻景丸等,都用到本品。而《太平圣惠方》之薯蓣丸,以菟丝子与山药、石斛、牛膝、鹿茸、肉苁蓉、茯神、五味子、续断、巴戟、附子、山茱萸、人参、桂心、熟地黄、泽泻、杜仲、蛇床子、远志、覆盆子配伍,治男子五劳七伤、久虚损、羸瘦、腰脚无力、颜色萎瘁、下元衰惫、脾胃气寒等。

其五,乳少。菟丝子治疗乳少,世少人知,此为国医大师朱良春的发明。朱良春认为,经乳同源,皆为肾精所化生,对产后缺乳,除使用补气血通乳药物外,加入菟丝子可以使乳汁大增。他还指出,对于妇女来说,胎前服用本品有利于调经受孕,妊娠期可以安胎,产后可治缺乳,实为妇科不可缺少的圣药。此法笔者试过,确有助于治疗乳汁缺乏。

冲任不固

冲为血海,任主胞胎,而冲任二脉皆由肾所主。若肾气不足,冲任不固,可致胎动不安、带下量多、崩中漏下等症。本品可以通过补益肝肾而达到固冲任保胎、止带、疗崩漏的目的。

其一,胎动不安。本品为治疗肾虚胎动不安的要药,如《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的寿胎丸,即用本品120g,寄生、川断、阿胶各60g为丸,治肾虚滑胎或妊娠下血、胎动不安、胎萎不长等。《傅青主女科》之保产无忧汤,也以菟丝子与当归、白芍、川芎、黄芪相伍,治肝肾不足、气血亏虚、冲任不固之胎动不安。笔者临床上常用此两方化裁治疗胎动不安,多效。

其二,带下量多。菟丝子可补肾固冲而止带,治疗肾虚冲任不固、带脉不约而致带下清稀量多。如《女科辑要》内补丸,治疗肾阳衰微所致白带清稀、久病不止、腰痛如折、小便频数等,以本品与鹿茸、肉苁蓉、附子等相伍。《古今名方》之收涩止带汤,以本品与山药、白术、川断相伍,治带下日久不止者。《医宗金鉴》固精丸,以本品与韭菜子、五味子、桑螵蛸、茯苓、龙骨、牡蛎、赤石脂相伍,治疗肾虚带下日久成白淫,症见带下而尿窍通利。

其三,崩中漏下。肾虚冲脉不固,可导致崩中漏下,本品有补肾气固冲任之功,可以有效治疗此病。如中医妇科专家韩百灵自拟补阳益气汤,以本品与熟地、白术、黄芪、地榆等药相伍,治疗崩漏属脾肾阳虚,症见月经淋漓不断、崩漏交替者。有报道,以本品与女贞子、旱莲草、桑寄生、枸杞子、巴戟天、山药组成调理冲任汤,治疗崩漏,10天为一个疗程,总有效率在80%左右。

外用诸法

菟丝子外用也多有效验,介绍如下。

其一,痤疮。本品有雌激素样作用,又没有雌激素的副作用,有人将其外用治疗痤疮有效。其法是,以本品30g,加水500ml,煎取300ml,取汁外洗或外敷患处,每日1~2次,7天为一疗程,治疗50例,效甚佳,以其打碎作面膜亦效。

其二,痔疮痒痛。《肘后备急方》以本品焙黑,研末,以鸡子黄调涂于患处,治疗痔疮痒痛。

其三,带状疱疹。以本品焙干,研细末,加香油适量,调成稀糊状,装瓶备用。用时先用清水洗净患处,待干后,用上述之油剂涂布于患处,必要时敷料包扎,每日换药1次,治疗27例,用药1~5日,全部治愈。

其四,白癜风。用菟丝子全草制成25%酊剂,以棉签蘸药涂搽患处,每日2~3次,治疗10例,显效5例,有效3例。治疗1月以上效果明显。

菟丝子内服入煎剂常用量为10~30g,为便于药效能更好地煎出,一定要将其捣碎或捣成饼状。外用适量。本品用药安全,但阴虚火旺症见阳强易勃起、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者,不宜用。(王庆国 北京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中医传承

更多>>
  •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召开中医药法 实施三周年视频交流会 并启动“中医药法宣传月活动”

    6月30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召开中医药法实施三周年视频交流会,总结中医药法实施三年以来的贯彻落实情况,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于文明出席会议并讲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孙达主持会议。

    2020-08-20
  • 教育部:将增设中医疫病课程 强化中医药防疫人才培养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8月27日表示,将研制出台《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动中医药教育改革和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对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教育作出整体部署,明确提出完善中医药学科体系,强化中医基础类、经典类、疫病防治类学科的建设,增设中医疫病相关课程等具体举措,强化中医药防疫人才的培养。

    2020-08-27